联系我们

  地址: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区

   电话:0711-3566217

  传真:0711-3566217

  手机:13578222109

  邮箱:89877366@qq.com

易果生鲜负重转型 聚焦B端前途难测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20-01-26 点击:

[摘要]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一度风头无两的易果现在宣告全面聚焦B端业务,是在C端业务上难认为继后的一场全面战略撤退,而其在B端业务上是否具备足够优势,尚需时间来证实。

时期周报记者 陈婷 发自上海

生鲜电商江湖又传新动向。

天眼查1月16日消息,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果”)被冻结其价值1029.72万元人民币的股权、其余投资权力,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冻结期限自2020年1月14日至2023年1月13日。

1月16日,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祝涵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股权解冻在日常经营层面并不会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

“股权冻结并不是一种裁决,只是一种财产顾全罢了,个别是被人追债索赔,想查封对方一定金额的财产,在逼迫实行的时候可能拍卖股权来还债罢了。”祝律师说。

1月17日,上海市长宁区易果总部,易果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展示了易果职员如常的工作状态,并表示易果运营“所有如常”。

同时,该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本次案件是正常的商务纠纷,目前正在处理之中。

“法院已经受理了,在畸形的司法程序之中,目前不方便回应细节,”该人士称,“近期便会解决。”

据该人士吐露,今后易果会全面聚焦B端业务,目前经历的所有不外是转型期变革产生的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第一批进入生鲜赛道角逐的企业,易果曾独家运营天猫超市、苏宁易购(002024,股吧)等平台的生鲜频道,在冷链物流和供应链管理上深耕多年。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一度风头无两的易果当初发布全面聚焦B端业务,是在C端业务上难认为继后的一场全面策略退却,而其在B端业务上是否具备足够优势,尚需时光来证明。

负面缠身

天眼查数据显示,易果公司成破于2007年2月,注册资本约3610万元公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易果生鲜网CEO张晔,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为其大股东,持股16.56%,张晔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3.94%。

天眼查信息显示,易果共关涉53条开庭公告,自2019年4月以来,该公司休庭布告开始逐步增多,单2020年1月,因交易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案由,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被告8次。

截至目前,2月,易果生鲜又将因为交易合同纠纷于上海商长宁区法院上庭。

一名法律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可能导致本次股权冻结的是休庭于2019年12月3日一起买卖合同纠纷,被告是上海潮乡源食品有限公司,案号为(2019)沪0105民初22828号。

上海潮乡源食品有限公司公然信息显示,该公司是一家食品加工企业,主要致力于为商超零售业、休闲餐饮业、西餐业为主的客户供赐与腌腊肉制品和速冻比萨为主的相关产品。

此外,在此次股权被解冻之前,早在2019年12月12日,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曾被上海长宁区国民法院列为被履行人,执行标的超1411万元。

除了在商业纠纷上的焦头烂额之外,2019年12月,由易果全资控股的生鲜电商我厨,被媒体爆出官网已无奈打开、APP也无奈利用,目前其官网的产品全部显示商品已经下架。

2019年11月前后,易果旗下物流安鲜达更是被爆出拖欠工资、大量员工于双11前夕办理离职手续的新闻。

对于以上消息,易果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转型自2019年年底便已开始,包括安鲜达在内的易果生鲜全体系在转向B端为主的过程中,不免会面临一些策略和人员上的调解。“安鲜达的运营是畸形的,易果生鲜的官网今后诚然不再是业务重点,但也会一直存在。”

事实上,对易果经营状况的质疑,自2018年底便已开始浮现。

2018年年底,阿里发布,在C端跟B端都承担着阿里生鲜业务大旗的易果,将此前负责的猫超生鲜经营转交给盒马。2019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菜鸟和天猫正式切割掉安鲜达,与安鲜达划清界限。

该人士表示,如今易果不再负责天猫超市的运营,然而安鲜达并不仅仅承接天猫的冷链物流业务,也会承接其余公司的冷链物流业务。

“从C端聚焦到B端,是易果基于目前行业现状所做出的调剂,咱们以为B端供应链是这个行业所须要的,这才是最重要的转型起因。”该人士表现。

从C端无奈撤退

对于C端客户,易果生鲜曾经充满野心。

“哪里有客户,哪里就有易果。”2016年9月,联合开创人金光磊表白过当时对于易果的终极定位。

彼时的易果刚实现C轮融资,信心满满,其在当时提及,易果的品牌上风包括以全渠道策略—APP、网站、天猫、社区等多向推动业务发展以及发展多年的供给链跟物流业务。

2016年11月,易果更是迎来高光时刻。

彼时,易果获得由苏宁投资集团领投的C+轮融资,交易金额为数亿美元,在线上,易果生鲜成为“苏鲜生”的核心供应商。

当时,易果集团董事长、CEO张晔表示,易果将打造三个板块的业务:全渠道运营体系、安鲜达物流和易果供应链。

在线下业务上,伴随着O2O的逐渐火爆,易果决定的是通过在线下超市布局。

2016年12月,易果以8.5亿元收购永辉超市(601933,股吧)所持有的联华超市21.17%的股份,入股联华超市。

当时有剖析文章指出,在线上线下渠道逐渐融合的大趋势下,易果这笔交易器重的是联华超市广泛的线下网点和供应链。

不过,没过多少年,易果的全渠道经营体系就开始发生了改变。

2018年6月22日,联华超市发布布告称,易果与百联集团有限公司订立股份转让协议,易果同意向百联团体有限公司出让其所持该公司约1311万股内资股股份。此次交易完成后,易果持有的联华超市股份将仅剩约0.0018%。

1月17日,一位从事生鲜电商的同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易果在对于联华超市股份的这“一买一卖”之间,便已经失去对于C端用户线下布局的先机。

“前置仓模式崛起之后,以中心仓为基础模式的易果生鲜,开始受到前置仓挤压。”1月17日,东北农业大学经济治理学院古代农业发展研究中心王刚毅教养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

近年来,由每日优鲜首创“城市分选中心+前置仓”物流模式,以城市分选中央(核心仓)为依附,再根据订单密度在商圈和社区建立前置仓的模式开端风行。

单个前置仓一般覆盖周边半径3公里的区域,截至2019年1月,每日优鲜便已在全国21个城市开设了1000多个前置仓。

前置仓等新兴模式影响下,包含逐日优鲜在内的生鲜电商主要玩家的配送时间都开始以分钟打算。

据招商证券(600999,股吧)国际于2019年9月宣布的研报显示,前置仓模式在目前看来最为经济与有效。

同时,据该研报统计,目前生鲜电商行业的主要玩家配送时间都在三公里范围半小时左右。

而据易果生鲜官网显示,其配送时间最快也是“次日达”。

上述行业人士认为,易果旗下冷链物流安鲜达的中心仓模式有别于行业大势的“到家”模式,这也是“我厨”被易果收购后落荒而逃的起因。

2017年11月,易果宣布收购我厨,据媒体报道,我厨业务被收购后归属在安鲜达业务之下,彼此的融会并不顺畅,存在巨大差异。

据悉,在配送端,我厨自建配送团队,采用冷链大车送到站点,再由配送员实现最后一公里的两段式模式配送,也就是当下盛行的“到家”模式。

而易果旗下的安鲜达依然是车到门的中央仓模式。

王刚毅以为,易果近年来始终存在定位不清的问题。“易果需要痛定思痛,梳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回答‘我是谁,我能做什么,我擅长做什么’的问题,将业务重心放回到中央竞争优势上来。”

“很显然,与追赶流量的竞争对手在C端进行竞争,并不是易果的强项。”王刚毅说道。

尚有余地

易果结合开创人金光磊曾泄露,在拿到第一笔投资前,从2005年到2013年的8年间,易果始终是盈利的。

在易果上海总部的墙上,时代周报记者留心到易果梳理本身长达14年发展的年度大事记:

2005年,易果生鲜成立,2006年,开始全球化布局,2009年,开始全品类布局,2013年,开始全渠道布局。

2019年,易果全面向B端转型。

2019年12月,苏宁智能联合易果旗下企业云象,奇特投资成立南京智果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大力发展生鲜供应链。

上述易果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易果在生鲜供应链领域积淀了十几年,咱们在供应链领域有一些资源和才干的优势。”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易果办公室的墙壁上,其表示,易果供应链存在4000个全品类SKU(Stock keeping Unit 库存保有单位),每天洽购了多达1000吨,采购笼罩寰球6大洲、39个国家和147个产地。

“易果在对生鲜标准的树立上存在优势,行业内会将对于生鲜的尺度称为‘易果标准’。此外,在基本设施上,十多少年间易果积累了良多生鲜检测和冷链保鲜验收方面的设备、教训以及在生鲜范畴的人才。互联网思维下进行渠道攻占可能很快,然而企业在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和标准上的建破是相对缓慢的。”王坚毅说道。

据易果公布的信息显示,旗下冷链物流安鲜达目前的情况仍在增加。

据安鲜达在官方微信民众号上宣布的2019年双11战报显示,双十一期间,安鲜达天猫旗舰店商家生鲜订单同比去年双11增长达286%,客户数量超300家,同比去年双11增长190%,履约生鲜商品超300万件,操作生鲜SKU数目冲破1万个,同比增添230%。

安鲜达表示,自身的定位从甲方转乙方正式作为第三方冷链物流企业向社会开放,从定制化企业内部物流正走向真正的物流企业。

不过,据南方财产榜发布的2019年中国冷链物流企业排行榜上,安鲜达仅名列第八。据中信建投2019年初的报告,易果生鲜的冷链仓配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物流履约成本约超20%。

无论易果在供应链上的优势究竟如何,在北京京商流利战略研讨院院长赖阳看来,专一于B真个易果生鲜会承当较之以前更少的本钱压力。

1月19日,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B端的客户订单大都提前预约且货量较大,签约的配合错误绝对牢固,易果在组织供应链的难度上会变小,精准猜想的压力也会降落,“损耗率也会因此得以大幅度压缩。”

不过,赖阳也提到,易果在C端业务后退后,市场范畴会因而缩小,支撑运营便不需要此前的宏大系统和员工数量,相应供应链的洽购端的供货范围缩小,相应的议价才能也会变弱。

“市场萎缩之下,易果在市场地位、影响力和市场扩展上,都会见临新的压力。”赖阳说道。

据《2018?2023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解决规划与投资策略打算讲演》分析,与欧美国度不同,国内B端缺少大型供应链企业,生鲜食材对B端供应企业虚位以待,未来有望在万亿级B端食材供应上诞生一批优质企业。

《报告》提及,寰球最大的食物供应商Sysco(西斯科)便是定位于B端的供应链企业。